反乌托邦寓言故事《动物农场》:极权主义下的
分类:动物故事 热度:

  《动物农场》与《1984》都来自乔治.奥威尔的笔下,他以敏锐的洞察力和犀利的文笔审视和记录着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做出了许多超越时代的预言,被称为“一代人的冷峻良知”,也被誉为英国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家。

  大众对该书有一种常见的解读是:动物庄园的故事以俄国十月革命到苏联1940年代这段历史为蓝本而构建,因此故事中出现的角色也都有着相应的原型。

  老麦哲(Old Major),提出了动物主义的思想,影射马克思和列宁。斯诺鲍(Snowball),动物庄园革命的领导者之一,后被拿破仑驱逐出境并宣布为革命的敌人,影射托洛茨基。拿破仑(Napoleon),动物庄园革命的领导者之一,后来通过暴力政变成为庄园的领袖,影射斯大林。尖嗓(Squealer),拿破仑的忠实支持者,擅于言辞。影射莫洛托夫。

  鲍克斯(Boxer),动物主义理念的忠实追随者,时刻积极响应革命领袖的号召,勤劳肯干。积劳成疾后被拿破仑卖给宰马商,象征着相信“革命理论”的广大无产阶级群众。珂萝薇(Clover),动物主义的追随者。与鲍克斯一样勤劳,而且十分关心别人。同样象征无产阶级。莫丽(Mollie),愚蠢、贪慕虚荣、物质主义者。对于革命没有兴趣,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后来逃离了动物庄园。代表俄国的资产阶级。

  3. 其他动物:摩西(Moses),乌鸦,被农场主人琼斯驯报。一开始与琼斯一同逃离农庄,后来回到农庄。经常大谈蜜糖山的美梦。代表东正教会。本杰明(Benjamin),驴,对拿破仑的所作所为始终抱有怀疑但明哲自保,象征有独立思想对极权主义有所怀疑但明哲保身的知识分子。(乔治·奥威尔宣称本杰明是影射自己的)羊群,盲目追随拿破仑,阻止反对拿破仑的声音。代表盲从政治宣传的无知民众。无名犬们,拿破仑在动物庄园实施暴力统治的工具,象征极权主义国家内如克格勃之流的各种暴力机构。

  4. 人物角色:琼斯先生(Mr. Jones)庄园农场的旧主人,影射俄罗斯沙皇尼古拉二世。皮尔京顿先生(Mr. Pilkington)福克斯伍德农场的主人,影射西方国家(如英国的丘吉尔和美国的罗斯福)。弗雷德里克先生(Mr. Frederick)平彻菲尔德农场的主人,曾经与动物庄园达成买卖协议,后来毁约并入侵动物庄园。影射纳粹德国的希特勒。温普先生(Mr. Whymper)动物庄园与外界的联系人,影射西方的人士(如萧伯纳)。

  其故事背景发生在一个农场里,动物们受到老麦哲(Old Major)的鼓动与启发,想反抗人类统治,建立起一个众生平等、自给自足的农场家园,并建立了七条法则用以警示、约束各类动物。

  然而相对智力更高一些的“动物领袖”——猪,因最早觉醒成为启蒙者,并领导革命取得成功。本性慢慢暴露出来,潜移默化地攫取了革命胜利的果实,成为比人类东家更加独裁和极权的统治者。

  最后的结局,其实不难想象:猪变成了“人”,并建立了极权统治的社会,余下的动物们继续过着被剥削的苦难生活。

  在动物庄园里,“拿破仑”的宣传家斯奎拉为了抹去早期的庄园早期领导人斯诺鲍在人们心中的记忆用尽了很多手法,逐步把他丑化成大叛徒,后来干脆就不是叛徒,斯诺鲍成了从起义一开始就混到队伍里来的奸细。

  与此同时,拿破仑驯服了猎犬和羊群,使它们成为坚定的极权主义拥护者,并不断”树立“拿破仑的伟大形象。

  猪一开始用来动员动物们的口号十分简单:“人是我们仅有的真正的仇敌。只要把人赶下台,造成食不果腹和过度劳累的根本原因便可永远铲除。”

  活到革命成功的,却往往又像动物农场的动物们所经历和发现的那样:粮食年年增产,口粮却越来越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奋斗苦干,效果却十分式微。

  最可怜的还是鲍克斯,一匹勤劳实干的老马,当退休后就被统治者以疗伤的原因送去屠宰场,换了一箱威士忌在室内畅饮欢愉。

  猪们最初只是独享牛奶和苹果,但因为他们垄断了权力,不受第三方监督与制约,还配有武装力量。它们的野心与欲望自然迅速膨胀,特权也在进一步扩大,甚至加倍剥削其余动物的劳动力,比如将母鸡产下的绝大多数鸡蛋拿去交易市场贩卖。

  最后可不仅仅如此,它们通过”信息不对称“来操纵语言,轻易歪曲和篡改历史与真理。统治者可以轻易将错误与责任嫁祸他人,甚至铲除异己和残酷杀戮……而谎言与欺骗始终伴随左右。

  奥威尔用一个寓言告诉我们:一个革命后的政权,如果没有民主监督,没有法治,必定异化,必定走向它的反面。

  革命总是以反专制开始,就像老少校启蒙动物们时所说的:“万恶之源完全在于人类的专制统治” ,但专制并不会因革命被打破,甚至相反,革命往往会建立起更强的专制。

  文末提到,极权主义统治者将最初起义的七条法则,改成了仅有的一条,内容如下: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

  奥威尔坦言,“即便身为一名社会主义者,写《动物农场》就是为了破除‘苏联神话’,同时警告全世界,这样的事随时都可能在任何地方发生(历史印证了这一点)。一个看似蒸蒸日上的国家,其实完全生活在谎言里。对外用虚假的数字撑门面,对内则用旧政权和逃亡者的阴影恐惧来维系统治的合法性。“

  在奥威尔眼里,所谓苏联神话就如同一个农场里动物的闹剧,这一最根本的比喻奠定了这部作品盖棺论定的立场基调。这种荒诞性贯穿始末,从角色形象的对应,到以动物般的行为来比喻这个国家,既带着生动和幽默,也透着辛辣的讥讽和正义的拷问。

上一篇:民间故事:儿媳不孝把父亲关进狗笼子里孙女看 下一篇:《伊索寓言》里动物的启示:五分钟读懂一生受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